Products

产品展示

我的外国家庭是福利院

10月12日,在潮州市儿童福利院,看到婚宴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去,部门的气球还挂在门口,红色的婚礼景观墙还很显眼。两天前,这里举行了一个特别的婚礼。在福利院长大的李路南就在这里结婚了。这是自1981年医院成立39年来,他第一次在医院为孤儿安排婚姻。

这一天是李路南的“回民”日。当天上午,学院的工作人员正忙着筹划迎接“女儿”和“女婿”。10点左右,身穿红色外套的李路南和丈夫郑鹤怀一起回到了福利院。刚坐下,两碗热甜汤端上来了。在众多话语和祝福的警惕目光下,两位新人喝下了这份甜意甘甜的汤。

“我们把路南当成自己的女儿,一定要让她体面地嫁出去。”正如医院院长沙莉所说,从发展到婚姻,在李路南的生活中,福利院作为一个大家庭发挥了重要作用,弥补了她可能缺乏的善良和爱。这个叫福利院的地方,有她的“妈妈”、“姐姐”,甚至还有她的“孩子”,成为她无法割舍的重要部门,见证了爱的无限循环。

规划:达石水

作者:徐玉民

爱的源泉

25年前,李路南来到福利院。夫人说,那天正好轮到,孩子用的几百个姓恰好是“李”,在福利院所在的南春路发现了这个小女孩,就以“李”为姓,以“鲁南”为名。

照顾李路南的护士已经退休了。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婚礼现场人数有限,大妈们无法亲眼见证她的喜事,但还是以各种方式送去了思念和祝福。得知她结婚的喜讯,有阿姨特意提前发红包祝贺她。

“从小带我来的阿姨们就跟我妈一样。我很喜欢他们,保持联系。”在李路南的心目中,这些和李路南一起长大的“母亲”总是互相关心。

李路南患有先天性唇腭裂,从婴儿到初中做过四次修复手术。在她心目中,最后一次手术的场景是最难忘的。从她进手术室到出来,门外等着一个阿姨。“手术时间要几个小时。她不敢离开半步,也不敢吃东西。我怕出来看不到她。”在福利院的发展过程中,这样的“等待”一个接一个,让李路南感受到了爱和体贴。现在她更加自信,不再害怕微笑。

“这真的很像娶你的女儿。路南终于有自己的家了。”李路南结婚那天,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李兰发出了这样的悲伤。李路南后来了解到,婚礼结束后,看着她登上婚车离开,许多人,包括院长,都忍不住哭了,激动,不情愿,祝福。

在福利院,李路南也获得了深厚的友谊。李和差不多同时进了儿童福利院。两个人一起长大,吃饭,生活,玩耍,上学几乎都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他们几乎形影不离,感情很好。”医院的社工钟说,福利院的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好姐妹。

送别那天,李穿着伴娘服,拎着婚纱礼服给,默默的跟着她。10月10日在李的微信朋友圈里,她写了这样一段话:“亲爱的闺蜜们,今天是你们和心爱的人结婚的日子。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当你穿上婚纱的时候,你是我眼中最美最动人的新娘。祝大家永远心平气和,幸福快乐。”婚礼当天,看着迈步走进红地毯,李笑了笑,忍不住哭了。

“我并没有因为简历而自卑。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个大家庭。”李路南像父母一样珍惜爱情和友谊,像姐妹一样珍惜友谊。现在,李路南已经成长为一个乐观开朗、热爱旅游的女孩。正是这些温暖和爱陪伴着她一路走来,最终给了她爱她的力量。

为爱而爱

在抗疫期间,许多媒体报道了和李坚守福利院的事迹。他们都提到了李路南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孤儿在想什么。”其实这句话也是她选择回到潮州市儿童福利院的初衷。

2016年,潮州市高级技工学校毕业后,和李回到儿童福利院,成为护士。有15名智障女性孤儿由李路南照顾。李路南每天早上5点起床,给这些孩子洗澡,穿上干净的衣服,带他们去吃早餐。之后她会铺床,把脏的地方扫干净,然后再清洗消毒。经过一系列的链接,两三个小时过去了。

白天,李路南照顾他们的三餐和午休,还带他们看电视和玩游戏。有时候,当孩子们淘气吵闹的时候,李路南总是拿出糖果和玩具,耐心地劝导他们,让他们听话安静下来。晚上,住在孩子们工作间的李路南总是竖起耳朵,密切关注他们的消息。“半夜还要起来检查他们有没有被子,心情颠簸着安慰。”由于这些孩子身体疾病的特殊性,李路南晚上应该让自己保持浅睡眠状态。

“有很多护理人员来了事情之后觉得太辛苦了,时间长了就走了。”沙莉说,在第一线照顾护士的辛苦对很多人来说是无法想象和承受的。儿童福利院的孤儿大多患有身体疾病,照顾他们需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和耐心,这是普通人很难做到的。“路南和卢鑫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很清楚这种情况,但是他们愿意出去读书后再回来,真的很难得。”沙莉感伤道。

今年1月22日,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潮州市儿童福利院发布了全面关闭的通知。由于人力有限,和李主动照顾了医院里的44名孤儿和残疾儿童。他们在医院和其他护士一起工作了四个多月,没有离开。期间因为志愿者进不去,看着孩子的头发一天天长大,就上网看视频,学习自己剃头发,自己剪头发。“我觉得习惯了就不累了。看他们开心努力是值得的。”对许多人来说,日复一日似乎既无聊又艰难,但李路南已经习惯了,并且乐在其中。

“我想照顾我的兄弟姐妹,他们很了解我。”李路南说,她受到了福利院大家庭的照顾,但现在她已经长大了,没有人比她更熟悉福利院的情况,也深深知道孩子们对爱情的渴望。

她在大学里照顾的许多弟弟妹妹都称李路南为“姐姐”。只有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女孩,小若,直到现在还深情地叫她“妈妈”。有一次,李路南抱着小若在看电视,一个“妈妈”从女孩嘴里出来了。这是这个女孩第一次说话,也是李路南第一次被称为“妈妈”。当时她哭个不停。她明确表示,就像她爱这些孩子一样,孩子们也以自己的方式爱着她。

珍贵的爱

“我和老师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说起与郑老师的相识,李路南有些腼腆。这是她25年人生中获得的另一份珍贵的爱:爱。

看着姐妹俩和李一天天长大,转眼就到了适婚年龄。这两个人的终身大事也让沙莉和学院的工作人员很担心。但由于情况所限,他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和认识更多的男性,院内工作人员的大姐们也开始有了一颗有两个“女儿”的心。

今年5月,在福利院还没关门的时候,院里的护士许带头,陶瓷厂的和加了微信相识。

郑鹤怀,潮州市潮安区龙湖镇人。他性格开朗,善于交谈。在微信里,他还主动向李路南介绍自己,分享陶瓷厂制作陶瓷杯的日常事务。聊天中两人了解到两人都喜欢旅游,逐渐找到了很多合作话题。在彼此坦诚的对话中,不擅长与陌生人交流的李路南逐渐信任并结识了这个从未谋面的男孩。学院工作人员经常会询问和考虑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

6月中旬,潮州市儿童福利院全面关闭,谈得很好的两人迫不及待的见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喝着奶茶,聊得很开心。”郑和珍回忆说,当她第一眼看到李路南时,她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她对他们的继续接触没有多余的看法和担忧。

“路南很喜欢大海。”算上两个人的熟人,郑对总是笑脸相迎。在认识的几个月里,郑鹤怀带着李路南和两个人在潮州内外游玩,爬山,看海。郑和珍说,两个人去过饶平的月亮湾两次,他还写下了李路南对旅游的热爱,希望将来能带她去看看更多的海洋。就这样,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还把郑带到福利院去“看望父母”,并对沙莉和工作人员进行了严格的“检查”。“我们希望对方不要因为路南的特殊身份而对他有偏见,希望他真的爱她,对她好。”沙莉说,在从多方面了解了这个男人的个人和家庭情况后,他知道这个男孩是诚实和真诚的,他真的喜欢李路南,每个人悬着的心也慢慢释放了。

在采访中,李路南看到了媒体,有些局促,她的头埋得很低。郑和珍注意到她的紧张,就坐在她旁边帮忙回应。两个人在谈论对方的时候,总是面面相觑,脸颊潮红,隐藏的笑容从嘴角溢出。

“他很爱我,也很包容我。”在李路南看来,老师尊重他们的意见。郑鹤怀表现出性格随和多于强势,多次顺从李路南的意愿。婚礼结束后,他们决定去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等地旅游,李路南规划了方式和行程。“我想去上海海滩,在电视上看上海。以后想看,想玩。”李路南说。

《爱情的回旋曲》,拉

收到一朵又一朵红玫瑰后,李路南和她的老师走在红地毯上。在纷飞的花瓣中,听着阵阵掌声和祝福,我们一起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10月10日上午,李路南和郑鹤怀前往湘桥区民政局结婚。之后,在潮州市民政局、潮州市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和社会爱心人士代表的见证下,这一特殊的告别仪式成功举行。同一天,潮州市儿童福利院人民号发表文章《家有喜事》,记录了送行亲人那天的感动瞬间,宣布了好消息。

其实乐城筹备这个婚礼也不容易。婚礼前一天深夜,福利院的几名社工还在忙着打气球,紧张地部署仪式现场。“忙到晚上12点,回家后因为太激动睡不着。”钟说,每个人来回做了几百个气球。送别当天上午7时许,钟等几名社工早早来到现场,发现调配部门的气球已经破裂,立即赶去调配一些新的气球。他们希望把这个婚礼办得完美无缺。

虽然不久前才认识,但很快就认识并相爱了。说到结婚,作为一个“外地人”,潮州市儿童福利院自然很重视这个“娶女人”。提供婚姻,提供就业.在福利院工作人员的照顾下,按照潮汕传统婚俗举行了一系列的仪式。

自从结婚日期确定后,沙莉决定让这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女儿"嫁给一个美丽的人。护理护士许、丁月姬带着挑选新衣服,李陪着她试穿婚纱、挑选制服。在婚礼当天,社会工作者着手规划法式风格和花园的布置,许多人私下为李路南的婚礼买单.在福利院,每个人都自发地为李路南的婚礼支付了后事。

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医院的孩子不能去参加婚礼。没有告诉李路南,福利院提前组织他们录制了一段祝福视频,并制作了一幅新郎新娘结婚的卡通钻石画,前后花了孩子们一个月的时间。

潮州爱心慈善协会会长方得知后,也在慈善协会的微信群里倡导爱心捐赠,并为购买了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潮州婚礼协会帮助邀请仪式和相机,另一个制服公司免费提供婚纱,鲜花和其他项目.“我从心底感谢每一个资助我的人,每个人都很辛苦。”李路南感谢各界人士的爱。

在婚礼上,郑鹤怀亲自给李路南戴上了戒指,这也意味着在无数的爱情中,李路南还有一个爱她的人。对她来说,这也是身份的改变。“以新的身份规划自己的小家庭,现在做老婆,将来做妈妈。”李路南对新阶段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爱和被爱是双向的,是无限的。从接受爱情,回馈爱情,收获现在的爱情,路南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可以说不幸中的万幸,我看得很清楚。我的生活不会受到负面影响。世界很美好。如果有机会,我想多看看风景。”

“回到家门口”后,李路南和他的老师邀请儿童福利院的家庭一起吃饭,然后他们就开始了蜜月旅行。在作者停止发表之前,这对夫妇仍然陶醉在他们婚礼之旅的甜蜜中,李路南拍摄了沿途的风景,并在朋友圈分享。

行程结束后,她会继续回到潮州市儿童福利院,让更多的爱延续下去,到达那些有着相似运气的孩子。“我知道这件事意味着回馈路南,在回馈社会的同时照顾更多的孩子。”郑鹤怀深知李路南的辛苦,尽管他很苦恼,但他还是尊重并支持他的决定。

在新家庭、福利院和各界人士的爱和祝福下,李路南的生活开始了新的旅程。

500彩票-网投

搜索